馬卡龍從公司帶回來一個美心雙黃白蓮蓉月餅。

是個極傳統的廣式月餅,方正油亮,又肥又膩的那種。

我把他切成八小塊,一次一點地慢慢品嘗。

 

下午,蒙布朗發現我在吃月餅,立刻上前索討。

 

我用手掰了一小瓣碎屑給他,他搖頭拒絕,用手指著我手上的月餅說 More! More!

我只好拿著那一小塊月餅送到他嘴邊,跟他說,吃一點喔!一點點喔!

 

說時遲那時快,蒙布朗已經一口氣把整塊月餅吞了進去,並迅速扭頭奔離,一邊跑一邊樂,對於自己惡作劇成功感到非常之得意而哈哈哈哈笑個不停。 

我馬上追進房間,想掰開他的嘴巴把月餅挖出來。一小塊月餅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他又跑又笑的,不趕快拿出來等下噎住就糟了。

 

連哄帶騙地打開他的嘴,想不到,除了嘴唇周圍的屑屑證明他吃掉了月餅,蒙布朗的嘴巴裡竟然空無一物。我連忙追問,你吞下去了嗎?吞下去了嗎?小布見我滿頭問號遍尋不著月餅的著急樣子,樂不可支地仰頭大笑。我還在納悶月餅有這麼容易吞得下去嗎?他頭一抬,我才發現被小布壓扁了藏在上顎的月餅。

我美好的下午茶當場變成一團濕濕黏黏沾滿口水的噁爛糊,本來還想嚴正教訓他下次不要再這樣的,結果看他笑得那麼開懷的可愛樣子實在忍不住爆笑起來,跟小布兩個人面對面大笑不已。

 

唉....我真是低估了我的對手,原來蒙布朗惡作劇以後的笑臉比惡作劇的手段更邪惡。他一定會認為媽媽也覺得這樣很好玩。

 

此役大敗,慘!

 

 

 

 

 

 

 

 

創作者介紹

百畝森林的午茶時光

MsCane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