胎教到底有沒有用呢?我也不曉得。 

不過倒是有件值得一提的事情,就是蒙布朗在三十幾週大的時候發生過的臍帶繞頸。那時候他已經長得很大,肚子裡已經沒有空間可以再讓他轉出來了,我們擔心地問醫生那還有可能自然產嗎?醫生說,如果臍帶繞頸的問題解決了就可以,否則就還要再評估。我們繼續追問要怎麼解決,醫生笑笑地說,如果寶寶把臍帶像脫衣服一樣繞過頭拿起來就沒問題了,他可以做得到,不是嗎?

聽到這個答案,當下我們心裡其實已經有了剖腹產的打算。畢竟寄望寶寶自己把臍帶拿起來未免也太天方夜譚了。更何況我覺得醫生聽起來也不像是認真的。不過,從那天開始,我除了每天念我媽寄給我的大悲咒,祈求菩薩助我們一臂之力安然度過危機,也在每天洗澡跟蒙布朗喊話的時候,巨細靡遺地教導他把臍帶拿起來的方法,並且殷殷叮囑他,千萬,千萬,不要再拿臍帶玩了。

一個禮拜之後的超音波,蒙布朗臍帶繞頸的狀況居然就此神奇地解除了。這究竟該歸功於大悲咒的神蹟或是胎教的威力呢?也許兩者皆是吧。

總之,有關胎教這件事,我沒什麼小孩出生以後可以哼出懷孕時聽過的歌曲之類附庸風雅的故事,或是寶寶生出來一天聽見自己的名字就會舉手那種天才的例子。

這就是我所能舉出「媽媽在講,寶寶都有在聽」最好的證明了。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百畝森林的午茶時光

MsCane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