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陣子氣溫直線下滑,中午時分雖然仍是陽光大好,但一入夜就非常確實地感覺到初秋的涼意了。我一邊發懶不肯將衣櫥換季,一邊鐵齒地繼續穿著夏日的短袖睡衣,幾個晚上下來,果不其然就開始哈啾哈啾地噴嚏連連。昨天病情加劇,鼻水流個不停,只好自己識趣點快快去看醫生,晚上按時吃了藥,症狀非但沒有緩解,還嚴重鼻塞到徹徹底底無法呼吸,整個鼻子裝滿鼻涕,像是一個被膠水糊在臉上的裝飾品。

我重感冒到這個程度,蒙布朗自然也逃不了被病毒攻擊的命運。

他從前天晚上睡覺以後開始流鼻水,半夜因為不舒服起來哭鬧了幾次,隔天起床觀察了一番,除了流鼻水之外也沒有其他的症狀,暫且先餵他上次感冒醫生開的藥就好。

話說,餵蒙布朗吃藥向來是一場極為浩大的工程。

他很小的時候對吃藥還沒有那麼排斥,出生一兩個月因為打預防針而發燒的時候,我用針頭餵他吃草莓口味的退燒藥,他一開始先試探性地嚐一嚐,發現是甜的,就很開心地把一次的劑量全部吞下去了。後來九個月大第一次生病,餵他吃藥就再也沒有那麼好的光景,他不知怎麼地看穿了感冒藥偽裝糖果的假面具,從櫻桃口味換到橘子口味換到葡萄口味,反正他是再也不買糖漿藥物的帳。那次之後,但凡只要看到針頭裡注滿彩色糖漿蒙布朗就開始大哭大鬧,手腳亂揮全身扭動地劇烈掙扎,常常是藥還沒餵進去,他已經先把剛才吃進去的食物通通乾嘔出來。每天三次的餵藥時間,我都得如臨大敵地做好心理準備,才能在手忙腳亂地應付尖叫號哭不止,眼淚鼻涕齊飛,嘔吐物口水橫流,滿地狼狽不堪局面慘絕人寰的同時,不致於瀕臨精神崩潰的邊緣。

蒙布朗不喜歡吃藥,我更不喜歡餵他吃藥。但不吃藥就只能讓鼻涕有如滔滔江水源源不斷,他不舒服,我看了也難受,所以再怎麼不情願,還是得想方設法軟硬兼施地威逼利誘他把感冒藥吞下去。

今天中午,又到了他的吃藥時間。我給了蒙布朗一塊動物餅乾,跟他說,如果乖乖吃藥的話,吃完藥還可以再吃一隻企鵝餅乾喔!他的嘴裡含著餅乾泥,手裡緊緊捏著企鵝餅乾,被珍大姐孔武有力地橫抱了起來,一副準備受刑的樣子。當他又大吼大叫著開始掙扎的時候,珍大姐迅速把灌飽橘色糖漿的針筒伸進他張大的嘴裡,我還在想,他這次不知道又要吞多少進去,吐多少出來了,沒想到在那電光石火的一瞬間,蒙布朗竟然神奇地閉嘴咬住了針筒,把藥一口氣吸乾!咕嚕一口吞下去之後,像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一樣地站起來吃起他手上的企鵝餅乾。

什麼事?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是我在作夢嗎?是他頓悟了嗎?是企鵝餅乾的威力嗎?還是餅乾泥混合橘子感冒糖漿很好吃呢?

總之,蒙布朗就這樣莫明奇妙地跨越了吃藥這一關,至少今天中午是如此。

小布加油!希望你能就此戰勝吃藥的恐懼!快跟媽咪手牽手,一起優雅地打倒病魔吧!

創作者介紹

百畝森林的午茶時光

MsCanel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